但令人担忧的是任何控制这项技术背后的基础设施的人

万里长江水奔腾向海洋——任总在武汉研究所的讲话